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四百四十章 欺行霸市

天降我才必有用由非主流中文网(m.118ji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凑近一看,却见一个身材魁梧的黑壮大汉抓住洪铁匠的衣襟将他高高拎起,恶狠狠道:“洪矮子,你特么是不是没有记性,老子说过你再敢出现在这市场上,我扭断你的脑袋!”
洪铁匠叫道:“鲁大力,市场又不是你开得,你凭什么欺行霸市?”
张弛往前挤,被老钱一把拉住,老钱劝道:“流民之间的事情,你别插手。”这也是基地的原则之一。
张弛才不管,就算没有那把变形金刚刀,他也觉得洪铁匠是个厚道人,大声道:“你那么大个子怎么好意思欺负人家,说你呢,大煞笔!”
老钱的脸色变了,吓得赶紧往后退了两步,生怕对方看出自己是和张弛一起过来的,都知道鲁大力是个蛮横的莽货,整天在流民中耀武扬威,可鲁大力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鲁大力背后的势力。
鲁大力转头望去,别说老钱,张弛周围看热闹的那群流民呼啦一下散到了两旁,就只剩下张弛一个人站在那里了。天坑里的这群流民多半也不想招惹是非,都意识到这出言不逊的年轻人正在主动挑事!
鲁大力缓缓转过头,黑脸很方,脖子很粗,臂围相当惊人,找到骂他的年轻人之后,他一挥手,把洪铁匠给扔出了十多米,洪铁匠摔了个屁墩儿,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大喊:“快逃啊!”
张弛没走,打抱不平的事情干完了,变形金刚刀还没拿呢。
鲁大力朝张弛点了点头道:“你骂我什么?”
“听不懂啊?脑残啊!你个二逼!”这次直接指着鲁大力的鼻子骂开了。
鲁大力腾地一下脸红了,当着在场的好几百号人,对方居然敢骂他,鲁大力左右看了看,伸手把铁匠铺打铁的大锤抄起来了,一边向张弛走,一边右手扬起铁锤在掌心一拍一拍的。
薛弘光也听说出事了,带着小赵往这边跑,大喊道:“鲁大力,他是基地的人!”
鲁大力咬牙切齿道:“敢骂我,天王老子我也不认!”
扬起大铁锤朝着张弛冲了上去。他想先发制人,张大仙人也是这么想的,手中的组合盾瞬间已经组合完成,大踏步向鲁大力冲了过去,左手盾迎向鲁大力,右手从背后抽出坑天剑。
鲁大力大吼一声:“你姥姥!”铁锤重击在组合盾之上。
噹!的一声巨响,组合盾被砸得如同飞碟一样向人群中飞去,看热闹的流民呼啦散开,铁锅一样的组合盾凸点落在地面上陀螺一样旋转了起来,不过铁盾丝毫无损。
张大仙人只是将组合盾当成了诱饵,鲁大力即将击中组合盾的时候,他已经弃去了盾牌,利用千层底惊人的速度绕行到鲁大力的身后,扬起坑天剑照着鲁大力的后脑勺就狠拍了下去。
是拍不是砍!
天坑并非法外之地,张弛没想杀人,流民也是人,鲁大力虽然欺负了洪铁匠,可毕竟罪不至死,张弛想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难而退。
蓬!坑天剑重击在鲁大力的后脑勺之上,鲁大力挨了这次重击,身体前冲的势头更加止不住,踉跄了几步摔倒在了地上,大铁锤也扔在了地上。双臂一撑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晃了一下脑袋,这货的防御力也非常强悍,挨了张弛一次重击居然没受到太多影响。
鲁大力指着张弛手中的那把剑道:“小子,有种咱们拳脚上见真章!”
张弛点了点头,突然拔脚又冲了出去,有这双千层底的加持,实在是太快了,鲁大力眼前一花,挥拳去打,却打了个空。感到裤腰一松,原来张弛又绕到了他后面,利用剑锋挑断了他的腰带。
鲁大力的裤子哧溜一下滑落下去,露出了里面的花裤衩,和两条满是黑毛的大腿。
围观的流民看到鲁大力的样子纷纷笑了起来,鲁大力又羞又怒,双手拎起了裤子,咆哮道:“老子杀了你……”话没说完呢,张弛已经将锋利的剑刃搭在他的脖子上:“再特么多说一句废话我把你方脑袋给割了!”
鲁大力倒吸了一口冷气,今天算是遇上狠人了。
张弛扬起左手在他后脑勺上狠拍了一巴掌:“有多远滚多远!以后再敢跟基地作对,就毙了你!”
站在一旁关注战况的薛弘光和小赵两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货根本就是在帮基地拉仇恨,打抱不平是你丫个人行为跟基地有什么关系?
张弛撤回坑天剑,鲁大力灰溜溜逃走,走出一段距离方才转身指着张弛道:“你给我等着!”
张弛抓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向他砸了过去,鲁大力抱着脑袋就逃。
张大仙人哈哈大笑,鲁大力这种级数的对手实力也不怎么样嘛,根本就是个外强中干的莽货。
他得意洋洋地转过头,准备接受众人膜拜和欢呼,可回过头发现市场的那帮小摊贩都开始收摊子走人。
老钱脸色严峻地来到张弛面前,低声道:“快走,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张弛从周围的气氛感觉也有些不对,正想问老钱怎么回事,看到洪铁匠拿着他刚才被击飞的盾牌回来,同时又把张弛心念念的变形金刚刀也拿了过来,递给他道:“快走吧,等铁山来了就麻烦了。”
张弛道:“我不能白要你东西啊。”
洪铁匠道:“送给你了,后会有期,千万别说我给你的。”
张弛又找老钱借了点灵石,凑了200g追上去递给洪铁匠:“欠你的灵石以后你有时间去基地拿。”
“不要了,真不要了……”
张弛放下灵石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回身一看,洪铁匠已经收了摊子逃得没影了,铁山?张弛琢磨着这个名字,不就是对白小米发悬赏令的那个?天坑里除了基地,还有那么牛逼的反面人物?
张弛回到马车前,其他三人都已经准备好了,薛弘光一脸严峻,他也没顾得上斥责张弛,沉声道:“赶紧走,铁山那个人睚眦必报,必然前来找你报复。”
张弛道:“天坑里面基地不是最高权力机构吗?还有人敢找基地的麻烦?”
老钱扬起马鞭驱策着两匹马全力前进,除了张弛之外,每个人的表情都很紧张,基地和流民之间已经达成了心照不宣的默契,基地从不过问流民之间的是是非非,而流民也从不攻击基地。
张弛刚才主动挑起事端,还打着基地的旗号,在这么多年中还是头一次。
薛弘光身为这次采购行动的负责人需要承担所有的责任,内心无比恼火,这小子可真是个大麻烦,不知老钱为何非要带他出来。
前方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声响,却是一块块磨盘大小的岩石从一旁的斜坡上滚落下来,横亘在了道路的中间。
四人同时勒住马缰。
一名身材高大,身高在两米左右的中年男子从旁边的树林中缓步走出,身披棕色毛皮,这让他的身材显得越发雄壮,油光锃亮的大光头,浓眉大眼,肤色黝黑,傲然站立在道路中心,犹如一座巍巍铁塔。
薛弘光道:“铁山,你为何拦路?”
这魁梧雄壮的男子就是名震天坑的铁山,冷酷的目光盯住了张弛,声音低沉浑厚:“把那小子留下,你们走!”
薛弘光怒道:“他是基地的见习生!”
“见习生又不是基地人员!跟你们基地有个狗屁关系?”
铁山已经大踏步向张弛冲去。他奔跑的速度虽然不快可是落脚极重,每一步落地都让地面为之一震,声势骇人。
薛弘光犹豫了一下纵马向他迎去,虽然他并不喜欢张弛,可身为今天的负责人保护见习生也是他的职责所在。
铁山大踏步踩在岩石之上,岩石被他踩得有一半没入了地面,铁山用力一蹬身体飞起。凭着惊人的腾跃力已经越过薛弘光的头顶,张弛看到这厮如此强悍,迅速翻身下马,还是双脚贴地战斗比较踏实。
铁山势力如奔雷的一拳重击在黑马的头部,这一拳将黑马打得颅骨尽碎,呜鸣一声,黑马摔倒在了地上,四条长腿伸直,不停抽搐,显然已经无法活命了。
张弛勃然大怒,这混账找自己的晦气就算了,竟然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对付坐骑,简直是毫无人性。
小赵取出弩箭瞄准铁山,薛弘光怒吼道:“住手!铁山,你打算和基地为敌吗?”
铁山一步步向张弛走去,小赵的手指停留在扳机上,他的手臂在微微颤抖内心还在犹豫着,铁山是天坑中最强悍的流民,不禁个人实力惊人,而且他手下的流民就有数百人,是基地以外最强的力量。
张弛却不见任何惊慌,缓缓抽出背后的坑天剑,不屑道:“铁山!我倒要看看,你特么有什么本事。”
铁山两只铜铃一般的眼睛就要燃烧起来,张弛故意激怒这厮,默默吸收着他高达三万的怒火值,从刚才铁山的出手就清楚自己在力量上无法跟他抗衡,不过自己有千层底,还有无坚不摧的这张大帅脸,只要战术得当未必会输。
薛弘光抽出太刀,已经做好了冲向铁山的准备,明知不是铁山的对手,他也必须要冒险一战,既是为了责任也是为了荣誉。
双方一触即发之时,忽然听到头顶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道:“铁山,他是我侄子,给我一个面子。”
铁山缓缓抬起头,看到山坡上一位花白长发的长者端着烟斗站在那里。张弛大喜,那人正是何东来。
铁山双拳紧握,额头上青筋暴起。
何东来道:“你敢动他就是和基地为敌,就是跟我为敌!”
铁山点了点头:“何先生我欠你的情,清了!”
何东来淡然道:“你从不欠我的人情。”
铁山吹了声呼哨,一匹白色骏马从林中奔出,来到铁山的身边,铁山翻身上马,纵马向远方飞驰而去。
薛弘光的内衣都被冷汗湿透,如果不是何东来现身阻止,恐怕今天和铁山之间的一场争斗不可避免,结果不敢想象,张弛这小子太能招惹是非了。
薛弘光也认得何东来,向何东来点头示意,大声道:“回去吧!”
何东来却道:“你把张弛留下,我有事找他。”
薛弘光愣了一下:“可是……”
“不用担心,我送他回去。”
张弛道:“薛教官,你们回去吧,我跟何叔说几句话马上就回去。”何东来既然找他肯定有重要的事情。
薛弘光虽然古板可是他也明白,如果不是何东来出现,今天他们的麻烦可就大了,点了点头,提醒张弛晚上七点前必须返回基地,和小赵护卫着马车先行离去。
张弛来到黑马尸体旁边,心中有些难过,这匹马何其无辜,被铁山当成了发泄对象。
何东来来到张弛身边,看到那匹死马,叹了口气道:“基地之外就是这个样子,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他从背包中取出一个小玻璃瓶,里面黄色的液体倒在死马身上,不一会儿功夫,黑马就化成了一滩黄水,如果将尸体留在原地,很快就会被其他生物分食。
何东来拍了拍张弛的肩膀。
“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张弛点了点头,跟着何东来走向高处,何东来道:“其实刚才我也在市场,看到你和鲁大力的争执。”
张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给何叔添麻烦了。”他当时倒没有关注到何东来出现。
何东来道:“流民最早是被基地放逐抛弃,基地认为流民会自生自灭,却没有考虑到生命的顽强,即便是在恶劣的环境下,仍然有大部分人都坚强地活下来,随着流民的增多,自然也形成了一个小社会,乃至内部分化出不同的势力,灵气在改变我们身体的同时也放大了本性,暴食、色欲、贪婪、忧郁、暴怒、懒惰、虚荣、傲慢,这里一样不缺,和外面的社会也是一样。”
张弛来这里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已经对天坑的社会形态有了深刻的体会。
何东来道:“当流民的数量不断增加,基地感到了威胁,他们不能任由这样的状况发展下去,于是想到了管理,可基地并不方面出面,所以只能从游民的内部着手。”
张弛道:“您是说铁山其实是基地的人?”
何东来摇了摇头道:“相互利用罢了,可当一个人的实力和势力不断扩大的时候,就会生出更大的野心和欲望,铁山随着实力不断增加,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已经将自己看成基地之外的王者,越来越狂妄,这两年甚至敢和基地叫板。”
张弛道:“基地对他这么纵容?”
何东来淡然道:“利益使然,铁山的背后如果没有人支持,他也不敢任性胡为,流民毕竟是流民,基地如果想清剿我们肯定会有办法。”他指了指前方的小路,带领张弛向基地的方向走去。
何东来道:“你来了这么久可曾见过基地的负责人?”
张弛摇了摇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见习生,没机会见到基地的负责人。
何东来道:“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让你出来购物?”
张弛本以为是自己和老钱的关系不错,可何东来这么问就证明事情没那么简单。
何东来道:“曹诚光将你手里有蜂皇晶的消息故意散播了出去,你以为铁山找上你当真是为了手下出气?”
张弛明白了,铁山也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可今天帮他申请出来购物的人是老钱,如此说来老钱的嫌疑最大。
“何叔,我明白了。”
何东来道:“有人雇佣铁山抓米小白,据我所知,铁山这个人虽然勇猛有余可智慧不足,你知不知道那小姑娘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吸引那么多人的注意?”
“我不清楚。”
“你们还有几日离开?”
“一周。”
“基地中相对是安全的,你们尽量不要离开基地。”
张弛心中对何东来充满了感激,自己和他萍水相逢,他却给自己帮了很大的忙,张弛真诚道:“何叔,您如果将来离开天坑,需要我帮助的话,我一定会尽力而为。”跟其他人不同,何东来拥有离开天坑的能力,并非一定要留在这里才能继续生存下去。
何东来淡然笑道:“我没想过离开,如果这天坑还能维持一些年,我应该会终老于此吧。”
张弛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他对天坑的隐忧,其实张弛也认为这座天坑还是充满风险的,连本为灵犀之地的中州墟都因为灵气枯竭而彻底荒废,这天坑只是一个意外,最早用来储存灵能的地方,却因为无法阻止灵气泄漏而导致天坑内的生态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何叔,您对神密局了解多少?”
“并不了解,只是知道基地和神密局有关。”
何东来拿出水壶递给张弛,张弛接过喝了几口,又递还给何东来。
“神密局正在重建中,我们这些见习生都是为神密局培养的。”
何东来道:“神密局的主要职能是为了应对灵气泄漏而产生的意外状况吧。”
“我们的学院就叫新世界精英管理学院。”
“新世界?”何东来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他方才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也许最早发现灵能,转移灵能的愿景是好的,可谁也无法控制发展,我虽然不了解神密局,可是我从这里发生的事情就能够想象到外界的状况,许多人是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灵气的影响,他们的本心并不需要这种能力,甚至厌恶这种能力,怀念过去的生活,却因为身体的变异再也无法回去。”
停顿了一下又道:“可有些人却滋生出强大的野心,灵能转移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因为没有人能够精确计算具体的储量,而且在转移运送的过程中会有惊人的消耗,如果有心人在其中做手脚,就会造成巨大的隐患。”
张弛点了点头,何东来的意思他非常明白,中州墟灵气泄漏的本身并不可怕,可后续为了补救的过度开发,以及不成熟的转移过程造成了灵气的加速扩散,也许近些年超能者的大量出现和这件事的处理不当有着直接的关系。
何东来道:“这个世界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一件又一件可怕的事情会接踵而至,想要保护世界最好的办法就是维护平衡,而不是等平衡被打破之后才想起去修复。”
“平衡被打破了吗?”
何东来望着张弛,过了很久才回答他的问题:“希望在你们的身上。”
张弛返回基地之后本以为会被叫去训话,可这次居然没人管他,估计是对他这个坏学生彻底丧失了信心。
回到宿舍,发现自己的宿舍被人动过,张大仙人不动声色。联想起何东来此前说过的话,看来有人是故意将自己调走,然后趁机对宿舍进行搜查,其目的应该就是蜂皇宝,幸亏自己有先见之明,提前将东西委托给白小米保管。
这会儿马达和白小米过来了,两人没有听说张弛在外面遇险的事情,是来打听外面的新鲜事清的,自从来到基地就开始每天雷打不动的训练,非常枯燥乏味,不过他们的灵压值都有大幅度的提高。
张弛找两人要了些灵石,两人加起来只凑了不到200g,张弛把他从洪铁匠那里买来的武器装备给两人展示了一下,马达羡慕不已,只是担心这些东西带不回去。
张弛特地研究过基地的管理条例,只要不是灵石,其他东西都能够带回去。”
白小米撇撇嘴,心里也非常羡慕。
张弛把有人趁着他不在的时候偷偷搜查宿舍的事情告诉两人。
两人听说后都吃了一惊。
张弛提醒他们:“基地也不是百分百安全,咱们还有几天就要离开了,一定要小心谨慎,如果没有必要,一定不要外出。”
白小米和马达对望了一眼,他们倒是想外出,可惜没有机会,张弛的这句话是对他自己说的。
张弛拿起那些灵石前往食堂去还给老钱,离开宿舍发现白小米跟了上来,白小米刚才当着马达没问,小声道:“你是说有人想找那颗东西吗?”
张弛点了点头道:“那玩意儿叫蜂皇晶,是我从蜂巢中找到的,非常珍贵,外面米粒大小的一颗都开价3000g灵石。”
白小米倒吸了一口冷气,张弛让她帮忙保管的那颗足有龙眼那么大,按照这个价格来推算,简直是无价之宝了,白小米道:“这么贵重啊,那我赶紧还给你。”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是懂得的,一旦有人知道东西在她这儿,麻烦不就来了。
张弛道:“你留着吧,听说吃下去能够提升灵压值一倍,你要是吃了,说不定就能双倍电力超长待机了。”
白小米这次居然没有因为张弛的调侃而生气,一脸怀疑道:“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我还有点不适应呢。”总觉得这货没安好心。
张弛道:“外面有人悬赏要抓你,我怀疑基地也有内奸,你好自为之。”
白小米道:“你怕我出事啊?”
“我不怕你出事,我怕秦大爷找我算账!”
“切!”白小米把那颗蜂皇晶塞到张弛的手里。
“你的东西我才不要!”
“有眼不识金镶玉!”..

非主流中文网(m.118ji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天降我才必有用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118jie.com

世博美女l裸体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