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汉阙 > 第278章 演员请就位

汉阙由非主流中文网(m.118ji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玺书只能在昌邑王宫大殿内开封,中尉王吉匆匆去巨野泽召刘贺归来,使者们得以在馆舍睡了一下午,养足了精神。
是夜,他们再度入宫,灯烛之下,是昌邑王刘贺那紧张得冒汗的黑脸。
此去大野泽两百里,还真叫刘贺连夜干回来了,却见其冠远游冠,穿着朴素的衣服,大概是路上被王吉等人劝着换上的。可看这宫室富丽堂皇,这昌邑王又哪里会是个节俭低调的人。
而跟在起身后的,便是任弘初次见到的昌邑国相安乐了,这厮四十多岁年纪,留着三叉胡,腰杆倒是挺得很直,与任弘目光对上时,竟毫无畏惧之色,反而有些得意。
哟。
这时候田广明回过头来:“西安侯,现在是什么时辰?”
任弘一直在盯着宫里计时的水漏,现在他看这玩意已经和后世看手表一样熟练了:“夜漏未尽一刻。”
“夜漏未尽一刻,开玺书,昌邑王接诏!”
当诏书念完,果然是天子驾崩,皇太后征昌邑王入京典丧时,刘贺立刻大哭起来。
“陛下啊!”
但只是干嚎,却没眼泪,这演技,在场的官场老油条们都看不下去,任弘小敛大敛当日好歹也使劲想伤心事,挤了点泪出来呢。
更好笑的还在后头,刘贺嚎了一会后,竟“晕”了过去,往地上一躺就不动了。
演技太过夸张,还不等使者们上前,昌邑群臣便一拥而上将刘贺包围起来,掐人中的掐人中,中尉王吉朝他们抱歉道:“大王因过于伤心晕厥过去了,这就令医工来诊治,还请使者稍待。”
他们七手八脚将刘贺搀回寝宫内,刘贺就立刻转醒过来,满脸的兴奋,还问安乐:“寡人方才扮得像不像?”
刚刚却是群臣教他的,先装晕争取点时间商议一下如何应对。
安乐垂首:“大王哪里是扮,是真的伤心啊!”
刘贺又夸赞少傅夏侯胜:“少傅的阴阳推演果然厉害!”
夏侯胜这神棍还是老套路,将天子的死和前些日子的天象结合起来:
“三月丙戌,流星出翼、轸东北,干太微,入紫宫。占曰:‘流星入紫宫,天下大凶。’果不其然,如今宫车晏驾。”
若是三月没有,那就继续往前推找,天下这么大,反正能找到他们需要的灾异或祥瑞,跨年也没事,还能推到四五年前呢!
果然,夏侯胜又提起元凤三年昌邑社中出现的“枯木复生“异相,认为这是昌邑王一系将重新获得大位的标志。
然而不等刘贺沉浸在这“喜讯”里,郎中令龚遂立刻就泼了他冷水。
“大王,朝中由大将军霍光主政,掌权多年,霍子孟多谋善诈,天子在世时便委以政事,而天子年纪轻轻忽然驾崩实在蹊跷,此时来人名义上说是迎接大王,其实不可轻信。还望大王假托听闻天子病逝的消息过于伤心得病,暂勿前往,而效仿当年孝文皇帝,先派亲信入长安打探虚实。”
这是稳妥的做法,夏侯胜也支持:“没错,昌邑社中枯木复生,虽是吉兆,但四月甲申,晨有大星如月,有众星随而西行。乙酉,又有牂云如狗,赤色,长尾三枚,夹汉水西行。”
刘贺一愣:“这天象又是何意?”
夏侯胜的解读与公羊派认为流星是战争的预兆不同:“大星如月,大臣之象,众星随之,众皆随从也。天文以东行为顺,西行为逆,此大臣欲行权以安社稷,太白散为天狗,应的是昌邑忽然重新得到大位,但朝中权臣运柄,福祸未知,不可不慎。”
国相安乐却急了:“汝等糊涂!这次定大王为嗣君,实乃大将军之意,臣过去两年,没少在霍夫人面前为大王美言,王的英睿贤能才能让大将军知晓。”
安乐这是在给自己邀功,要抢从龙首功了,虽然他给朝中报告的是:“王贺清狂不惠。”
这也是为了昌邑王好啊,朝廷最喜欢这种吃喝玩乐不琢磨造反的诸侯王了,结果却歪打正着。
“再加上大王是孝武皇后嫡孙,理应继嗣。故以玺书召王,使者驰四日行千六百里至昌邑,足见事情紧迫,怎么能耽搁呢?大行皇帝的至亲可不止大王,还有广陵王刘胥。如今大位空悬,若大王犹豫不往,朝中生变该如何是好,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没错,若是刘贺错失这良机,他如何从终日被任弘报复的恐惧中翻身?
刘贺思来想去,还是按捺不住心里对大位的欲念。
虽说他平日吃喝玩乐优哉游哉,可一些昌邑哀王的老仆、李氏外戚的门客,也时常在他耳边念叨,说当年李夫人和先帝的感情,说哀王是孝武皇帝最疼爱的儿子,理应继承大位,最后皇冕却落到幼子头上,为此愤愤不平。
这些念叨留在刘贺心里,平时不敢有想法,此刻却全都冒了出来。
“寡人不过是去取回本该属于我家的东西罢了。”
一念至此,刘贺恨不得立刻就去长安,哪里还肯派人跑个来回观察情形。
还算理智的几人见劝不住,只好与刘贺讲明利害。
中尉王吉下拜稽首:“大王前往长安也未尝不可,但还请听臣一言。”
“臣听说殷高宗武丁居丧,三年不言,现在大王因为丧事被征召,应日夜哭泣悲哀,慎勿兴举众事,哪怕丧事结束后,作为南面之君,也是不必多说话的。“
“大将军霍子孟仁爱勇智,忠信之德天下皆知,他作为尚书,事孝武皇帝二十余年未尝有过,武帝舍弃群臣,而把天下嘱托给他,大将军抱着襁褓之中的幼帝,发布政令施行教化,海内晏然,虽周公、伊尹无以加也。”
“如今帝崩无后,大将军考虑可以奉宗庙之人,提拔而征大王入京,他的仁厚如此深重,切不能忘!臣望大王对大将军能事之敬之,政事专一听从于他,垂拱南面而已,愿王留意,常以为念!”
王吉是聪明人,知道就算刘贺真做了皇帝,天下也是姓霍的说了算,而刘贺想要坐稳君榻其实不难,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
听话!
“理当如此,寡人会记着大将军的功劳。”
和王吉劝他别驰逐,别杀牛一样,刘贺满口答应,但在换上了一身斩衰孝服后,却对还在商量准备事宜的众臣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寡人也睡不着啊,诸卿快些备好车马,吾等天一亮就上路!”
……
这一夜,昌邑王宫鸡飞狗跳。
诸侯国的宫廷虽不如未央动辄数千人,但也不小,刘贺让人将他们聚集起来,仆、师、侍中、卫士长、礼乐长,及被称为驺宰官奴的内廷从官,足有两百多人,从睡梦中被惊醒,都打着哈欠,或窃窃私语,不知出了什么大事。
刘贺长于奴仆之手,对他们十分亲昵,虽然穿着一身粗麻孝服,脸上却掩不住笑意,对众人道:“都速去收拾行囊,天亮后跟寡人一起去长安!”
“长安!?”
群僚从官们皆惊,面面相觑,也有已知道消息的人暗暗传递,说这是大王要去当皇帝了。
如此一来,众人就从诸侯王的亲信,变成了天子的亲信,皆面露喜色,甚至大声欢呼起来。
还是郎中令龚遂立刻呵止了他们,将带头欢呼的几人押下去责打,又劝诫刘贺道:“大王既然急着入京以防生变,就不该带太多人。”
“不行。”
刘贺却坚持道:“父王母后早逝,从小到大,众人服侍了寡人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寡人要做皇帝了,岂能忘记了他们的好处?别说是人,就算平日养的鹰犬,也要带进长安去吃吃皇家的食粮!”
刘贺是个很念旧情的人,虽然平日听了谏言点头应诺,可一旦做了决定也不容置喙。
看着簇拥在刘贺身边对他恭贺谄媚,乱哄哄的群僚从官,龚遂越发忧虑。从去长安路途遥遥,人越多地方驿置接待越麻烦,就越容易出岔子,越会被有心人挑出错来啊!
而朝廷的使者们,也在看着昌邑王宫内的这出闹剧。
田广明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觉得这位王果然清狂不惠,相比于孝文之谨慎小心,这位是真的好急。
刘德则暗暗摇头,眼里尽是失望,刘贺果然还是没有孝文之城府啊。
光禄大夫丙吉则默默看着,将每一件事都记在心里。
而他的神情,也在任弘眼里。
任弘先前笃定霍光会派自己来,靠的不是对历史的先知先觉,而是被霍光坑过几次,敲打一番后琢磨出来的。
果然,大将军还是想以自己为棋子,一来可以试探刘贺如何处理安乐和自己的关系,二来,也想看看任弘如何对待新君。
而有一个人,则是负责将刘贺、任弘的反应,沿途发生的一切禀报给霍光,应该不是田广明,而是曾做过大将军长史的丙吉!
这种老实人,最适合暗中观察了,原本的历史上,刘贺被废时遭列举了一千多条罪状,路上就有不少,莫非就是丙吉记下的?
这场大将军霍光故意安排的戏,如今刘贺、任弘两位主演已经就位,配角安乐也自以为翻身眉飞色舞,丙吉那边摄影准备就绪,只等天亮上路,好戏就要开幕了。
而路上该怎么做,任弘已经了然,相比于刘贺这忽然被推上前台,演技“炸裂”的流量小生,任弘在长安的大染缸里混了几年,不敢跟老戏骨们比,演员的自我修养还是有的。
“大将军想看什么……”
“咱就给他演什么呗!”
……
PS:第二章在晚上。..

非主流中文网(m.118ji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汉阙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118jie.com

世博美女l裸体秀